400-123-4657

新闻资讯 分类
中国的民宿客栈只有三家。九游会j9·(中国)官方网站发布日期:2023-03-16 浏览次数:

  J9九游会“松赞”在的一个民宿项目,投资1.1亿,把40%的股权拿来众筹,5天时间众筹突破5000万。民宿共有50间房,每个房间平均投资200万。这个从单体民宿华丽转身成为连锁精品文化连锁酒店的民宿品牌异军突起,表面上看是赶上了民宿热,而本质上是一种注重民宿品牌建设的厚积薄发。松赞创始人白玛多吉从2001年就开始做民宿,直到2017年完全进入公众视野,蛰伏了16年;从靠借贷做第一家民宿到现在成为民宿投资人的香饽饽,这些是偶然?当然不是,这些都是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做出来的名声、品牌。这个案例标志着大体量非标住宿与标准酒店之间的接待能力差距越来越小,同时还兼具了文化差异,真正的文化民宿品牌沉淀形成并显露。

  这种有体量有品牌的民宿客栈,和酒店一样有稳定的服务和舒适度以及接待量,又有比酒店更个性化的文化输出体验,这是第一家,会存在,与岁月同老。

  这次去大理和丽江转了一圈。大理因为洱海事件上千家客栈关了,萧索了整个海。当然,古城依然人潮涌动。大理海边客栈,全面复开的机率估计很小了,那些令人神往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小日子,如同马蹄急落后那场绚烂的花事,只留一地心碎的苍凉。听说双廊有一家已经获准开了,但一枝独秀还是春吗?没有春谁会来买?也许在商人的眼中,大理已经成了一块主人锤敲过的狗骨头。幸运的是,这一次还偶然发现了,在苍山里,古城中,隐藏着好些个很美的客栈,比如有云筑、碧山竹苑等,他们的客栈品质都很好,主人都很温暖,他们在那里淡定而从容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丽江的夜晚,只要住在古城里,民谣依旧,流水仍然叮咚。只是似乎没有了几年前的多情和沸腾了,也许是心境变了吧。瓦蓝客栈的掌柜阿春说了两次,丽江市旅游局终于对外宣称,来丽江的人少了。政府都说少了,那可能真的是少了很多。人都少了,谁来消费?他还说,今天的暑假,只热了10天啊(往年都是一整个暑假),他说的热是指入住率高,其实那几天天气也的确很热。丽江的夏天也更加变化无常了,客栈生意比起前几年平稳下滑倒也是明显的。好多客栈都在寻找下一个买家,好让越来越大的经营压力得到转移,让曾经的向往者来接着诗意的栖居。阿春说,他们的客栈生意还可以,一直都还能保持较好的入住率,是因为他们的房间品质好,服务好,当然价钱也稍高。那些一两百的,没什么服务靠二消活命的客栈很难做,真的很难做。

  几乎每周都有人找到客栈帮,咨询关于民宿的设计推广和经营等。无论如何逃避,似乎仍然无法摆脱民宿的热浪围攻。在成都,民宿真的很热很热,已经远超过体表温度啦,让人有些不舒服。这说明真的有好多人想开民宿,他们是真的有情怀需要落地,有压力需要释放吗?还是有大把大把的惊恐的存款需要安全转移?观察发现,从业者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真正有情怀的,已经厌倦了都市工蜂生活,想寻找一个小地方,实现的诗情画意的生活:喝茶,插花,焚香,读书,抚琴。一类是:设计师朋友,做了太久的别人的手和脑,就想做点自己的东西,找到自己的“显要感”,至于运营,宣传都是次要的。于是按自己的想法设计了民宿,搞出一堆只有自己喜欢的设计感的设计师民宿。没有早餐、位置不便,还就是贵。第三类:投资。必须投资。民宿一定是风口,不能错过这个风口啊,哪怕最终真成了猪。